首页>NMN资讯>奥必维NMN效用物质NAD+:前景无限,健康守护!

奥必维NMN效用物质NAD+:前景无限,健康守护!

NAD+研究历程已久,相关科研成果不断验证NAD+功效,前景无限,抗衰老拥有新的可能!

奥必维NMN增强型口服补充剂以NMN为核心成分,在之前的科普讲解中,我们知道,NMN的效用实现是通过在体内转化成为NAD+这类物质从而实现的。通过口服NMN这种物质,可以在体内高效且迅速转化为NAD+,深入细胞深层进行修复及赋能。
 
NMN正式进入大众视野并展开全方位研究是从2013年开始,而其前体物质NAD+的研究与发现历史却远大于NMN。
 
NAD+的研究并非一朝一夕,而是前人以及现代科学家们经过数年的研究,不断积累经验,不断地临床研究,经过种种数据结果推陈出新,才有了现如今NAD+在抗衰老领域的成果及地位。
 
随着NAD+的功能不断被证实发掘,或许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破解人类衰老的奥秘,让高质量的生命成为可能,为人类健康生活提供新的可能。
 
 
NAD+在细胞内广泛地参与物质代谢、能量合成、DNA修复等多种活动。它是细胞内DNA修复系统的重要原料,也是细胞核与负责能量合成线粒体间的关键联络因子。而核心衰老机制表明,衰老的本质原因在于细胞内DNA与线粒体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积累损伤,以至于细胞机能和再生能力丧失。
 
我们不得不承认,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不健康的外界条件的刺激,NAD+的流失会在很大程度上加速衰老,抑制生命的生长。
而值得高兴的是,随着科学家们研究的深入,人类可以通过外源补充来抵消这种流失,减缓机体衰老,让我们更健康。
 
NAD+研究历程

1904年
1904年,诺贝尔化学奖得主Sir Arthur Harden首先在酵母发酵过程中发现辅酶NAD+的存在。之后无数的科学家为此苦心钻研,包括1929年的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Sir Arthur Harden和Hans von Euler-Chelpin对NAD+的结构研究有了重大突破,在1920年,德国化学家Hans Von Euler-chelpin教授从酶出发,通过酵母提取了NAD+并发现了其二核苷酸结构,优化了酶法分离提纯的工艺,就这样,诞生了世界上最早的酶法工艺!
 
1930年
1930年,首次把NAD+和生命联系在一起,德国科学家Otto Heinrich Warburg发现了NAD+在物质和能量代谢中的作用,首次将NAD+和生命联系在一起,把NAD+的研究推向人类医学。
 
1958年
1958年,科学家Jack Preiss和Philip Handler定义了现在所谓的Preiss-Handler(P-H)途径,该途径显示了烟酸(NA)与帮助治疗糙皮症相同形式的维生素B3如何成为NAD+。
 
1980年
1980年,奥地利格拉茨大学医用化学系教授George Birkmayer首次将还原型NAD+,即NADH应用于疾病治疗。
 
2000年
2000年,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学家Leonard Guarente(辛克莱的前导师)发现SIR2是酵母中的一种sirtuins,只有当它被NAD+激活时才能延长酵母的寿命,这一发现为进一步了解NAD+和衰老提供了依据。
 
2013年
2013年,哈佛大学医学院David Sinclair团队发现,对22月龄(相当于人类60岁)的小鼠使用NMN提升NAD+一周后,小鼠在线粒体稳态、肌肉健康等关键指标上恢复到6月龄小鼠(相当于人类20岁)相似状态;
 
2013年,洛桑理工学院Johan Auwerx和麻省理工大学Leonard Guarente研究组共同发现NAD+依赖性SIR 2.1可以延长蠕虫寿命;
 
2013年,华盛顿大学医学院Shin Ichiro Imai的研究组发现NAD+依赖型SIRT1在大脑中过表达时显著延长雄性和雌性小鼠的寿命。
 
2016年
2016年,美国国立抗衰老研究中心的科学家们发现,人体补充NAD+,能最终通过线粒体和DNA修复来延长寿命,提升健康水平,成果发布于2016年10月的《Cell》;
 
2016年,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生命科学院的Johan Auwerx等科学家在2016年7月的《Cell》期刊上,揭示了NAD+与长寿蛋白Sirtuins在人体内延长人类寿命的作用机制,发现NAD+与长寿蛋白Sirtuin能调控人类寿命;
 
2016年,美国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今井真一郎教授发现,NAD+的含量能通过其前体物质NMN来补充,而NMN的需求量和生物的体重有关,并将这项研究成果发布于2016年12月的《Cell》期刊上。
 
2017年
2017年11月,《Nature》发文称在进行人体实验中,研究人员发现每天服用含有NAD+前体物质NMN的受试对象,在两个月的时间内,其体内NAD+水平有持续而显著增长;
 
2017年,美国遗传学家Jeffrey C. Hall、Michael Rosbash、Michael W. Young发现通过补充NAD+的前体NMN能够调节睡眠失常的人紊乱的生物钟,使其恢复正常的昼夜节律。他们因此获得了2017年的诺贝尔生理/医学奖;
 
2017年开始迄今进行的二十几例人体研究发现,常规剂量的NAD +前体对人体非常安全,无副作用,并且可以使NAD +水平平均增加40%。到目前为止,所有迹象都表明前景光明。
 
2018年
2018 年 3 月,发表在国际知名杂志细胞《cell》上的研究发现,增加 NAD+ 后,“年老的小鼠”和“年轻的小鼠”中毛细血管数量和毛细血管密度几乎一致,并且它们的耐力增加了80%。
 
2020年——
2020年至今,关于NAD+的研究结论层出不穷,NAD+水平在衰老过程中会下降,几乎所有与年龄相关的疾病中都可以发现NAD+稳态的改变,在临床环境中,很多增加NAD+水平的治疗策略均显示出有益的效果。包括NAD+可以改善生育能力、减少脑缺血后线粒体损伤、改善听力、预防糖尿病引发的认识障碍和神经元丢失等状况。
 
 
NAD+研究潜力
 
大脑及神经系统
在大脑和神经系统中,NAD+的耗竭与几种蛋白病变有关,其中错误折叠的蛋白以毒性蛋白聚集物的形式积累,包括阿尔兹海默症(AD)、帕金森症(PD)、朊病毒病和脊髓小脑共济失调7型(SCA7),而重建NAD+稳态被发现可以改善神经干细胞的增殖和再生能力。
 
肝脏健康
在肝脏中,NAD+含量降低则与酒精性和非酒精性脂肪肝相关,而保留肝脏内NAD+含量时,即使在脂肪性肝炎和肝硬化等较严重的肝脏疾病中,也能减轻相关损害。
此外,在急性肾脏损伤(AKI)、糖尿病肾病和血管细胞肥大中均检测到NAD+水平的改变,同时研究发现,NA、NAM和NMN可以减轻慢性肾脏疾病(CKD)的某些病理特征,不过肾脏中NAD+的分布还尚未被评估,有待继续研究。
 
消化健康
在肠内,旨在恢复NAD+稳态的方法也确实提高了肠道干细胞(ISC)的再生能力,在肠系膜缺血和结肠炎等多种肠道疾病中都是有益的。
 
造血系统
对于造血系统来说,已有研究发现,NR及其中间产物烟酰胺单核苷酸(NMN)均可通过降低线粒体活性和通过线粒体自噬促进线粒体清除,成功地促进体内造血功能,提高小鼠造血干细胞移植后的存活率。
同时,NMN给药也可以改善出血性休克的一些症状,并且研究人员在巨噬细胞中也观察到与维持NAD+含量相关的抗炎作用。
 
骨骼肌/心脏健康
在骨骼肌中,NAD+的消耗可在肌肉减少症、肌营养不良和线粒体等疾病中检测到。
同样,在心脏中,心肌病、心肌缺血和肥大症也均显示组织内NAD+含量的下降。NAD+的研究在这些疾病的预防中有很大的前景。
 
 
关于NAD+的功效及作用方式通路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科学研究也在不断进行中。提升体内NAD+水平可以有效改善身体亚健康状态,提升细胞活力,修复受损DNA和细胞,为机体供能。NMN是NAD+直接有效的前体物质,多项研究表明,口服NMN对人体安全无害,且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NAD+水平作用于身体。
 
健康并非一日促成,科学研究亦是,需要长年累月的坚持,追随健康生活已变成全人类共同追求的目标之一,随着科研的持续发力,市面上的营养健康补充剂都向着更安全、更科学、更健康的方向研制,奥必维在营养健康行业始终坚守初心,始终站在科研最前线,只选用更安全优质的原料、更前沿高效的配方与更科技严格的制造,为人类健康提供新可能!

本文《奥必维NMN效用物质NAD+:前景无限,健康守护!》由Allbewell奥必维NMN整理发布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及链接!